<acronym id="oowua"></acronym>
<rt id="oowua"></rt>

取消職稱英語考試為何也這么難
2017-12-01 15:49:11   來源:   評論:0 點擊:

取消職稱英語考試為何也這么難取消由行政部門確定的職稱外語、計算機考試,就是在推行簡政放權。在放權過程中,要全面清理行政化的思維。記者近日采訪了解到,目前,全國至少已有4個省份取消了職稱外語考試的硬性
取消職稱英語考試為何也這么難
取消由行政部門確定的職稱外語、計算機考試,就是在推行簡政放權。在放權過程中,要全面清理行政化的思維。
 
記者近日采訪了解到,目前,全國至少已有4個省份取消了職稱外語考試的硬性要求,多數地區和單位仍在等待觀望。
 
職稱外語考試設立20多年來,一直伴隨著“一刀切”“雞肋”等質疑。今年3月中共中央印發的《關于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中明確,突出用人主體在職稱評審中的主導作用,合理界定和下放職稱評審權限,推動高校、科研院所和國有企業自主評審;對職稱外語和計算機應用能力考試不作統一要求。
 
從3月印發到現在,大半年已經過去了。這種觀望和等待,一定程度上體現了一種權力思維慣性,一些地方政府部門,并不愿意轉變傳統的行政管理思維,還把職稱外語考試作為晉升職稱的硬性門檻條件。這是推進簡政放權改革,必須消除的思維。
 
11月21日,李克強總理在部分省市深化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座談會上也強調,“要繼續加大放權力度。完善負面清單、權力清單、責任清單,最大限度精簡優化經濟建設和社會民生領域審批事項”。
 
但一些地方遲遲不肯推進改革,取消職稱外語考試,原因在于,有一些人擔心,取消職稱外語等級考試等硬性門檻條件,評職稱會變得“更難”——不是比本事,而是拼關系。類似的擔憂也存在于取消論文指標,打破唯論文的評價改革中。這些擔憂也阻礙了改革的落地。這就需要權力要放得下,也要接得住,放管必須結合。
 
權力下放是前提,如果權力以各種理由不下放,那就無法啟動改革。放權給用人單位自主進行評審,可能會出現權力濫用的問題,但這不是不放權的理由。政府部門應該針對放權之后的高校、科研院所和國有企業如何用好自主評審權,建立監管制度,并推進這些部門、機構進行現代治理改革。
 
首先,對于取消一系列行政指標之后,用人單位進行自主評審,政府部門應明確建立信息公開制度,要求高校、科研機構在進行自主評審時,做到全公開、透明,接受師生、員工與社會的監督。只要做到公開,就可以很大程度防止人才聘任、晉升中的任人唯親,權錢交易。
 
其次,高校和科研機構,以及國有企業,進行職稱評審,要建立學術同行評價機制,不能由行政部門主導。評審職稱本質是學術事務,不能由行政權主導,而必須成立獨立的學術委員會,進行評價。而成立獨立的學術委員會并發揮學術決策、評價的作用,這是教育和學術去行政化的關鍵。
 
取消由行政部門確定的職稱外語、計算機考試,就是在推行簡政放權。在放權過程中,要全面清理行政化的思維。從長遠看,我國不僅要取消職稱評審中的行政色彩很強的職稱外語、計算機考試要求,還要從根本上取消職稱評審,把職稱變為職務,實行基于職務的聘任、管理、考核與評價。一名人才被聘任到某一職務就享有相應的待遇,而離開這一職務,就不再享有相應待遇。比如,深圳將逐步在高校、衛生系統探索建立與崗位管理相銜接的職稱制度,就是不錯的嘗試。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陜西職稱英語考試可登記為繼續教育學時嗎?
下一篇:安徽省六安市職稱英語考試合格登記繼續教育45學時

彩票平台